当前位置: 首页 >> 瘦身

我的魔法时代314艾丽娅眼里的真相搭配

时间:2020-05-21 浏览量:1次

我的魔法时代 314.艾丽娅眼里的真相

“也许当我谈起自己的人生经历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我是一位坏女人,不再会对我有任何的好感。你依然执意想要听那些故事吗?”

艾丽娅夫人坐在车厢里柔.软的皮革沙发上,犹豫了好久才这么对问我。

我点点头,在齐默尔曼庄园的时候,我其实就发现这位的艾丽娅夫人是在诸女之中,处境最好的一位,起码她还能很体面的站在休息室里,不像珍妮夫人和黛米那样狼狈。

她喝了一大口金苹果酒,看着杯壁上残留的酒液向杯底不断地汇聚,脸上带着一种凄美的笑容。

这一刻,我发现现在的她也许才是显露着心底最真实的笑容。

端庄、高贵、典雅、奢华的外表下,其实只是剩下了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她微微抿了抿性.感的嘴唇,眼睛盯着酒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抬头看着我的眼睛,诚恳地说:“在此之前,我要谢谢你的三次帮助,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其实并不像我想的那么坏。”

在诺亚的口中,我知道艾丽娅夫人是帝都上层社会里很有名气的交际花,经常出现在各种舞会和沙龙上。

在路易斯的口中,我听到的与完全又是另一版本,听说她手里掌握着格林帝国北方最大的裁缝铺子,作为巴宾顿家族留守在帝都里的家眷,巴宾顿家族给她的补偿就是巴宾顿家族在整个帝都里的符文金属板生意,由此可见她的手中一定掌握着巨大的财富,否则她的生活怎么会这么奢华?

而在我的眼中,她只是一位普通的贵妇,从齐默尔曼庄园第一次看到她,就没有看她有任何的特别。后来相遇在飞艇上,虽说她和一位贵族子爵表现得有些暧.昧不清,但是贵族们不就是一直这么生活的么?

在格林,贵族们掌控着帝国百分之七十的财富,贵族们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他们不用为生活奔波劳碌,闲暇的时光里,新鲜而感情是生活最好的调剂品,‘情.人’这一词在格林可不是什么贬义词。

就像是现在的艾丽娅夫人庄园里,有着那么多年轻美丽的侍女,很难说她们会比那些腰如水桶粗细平民妇女们更懂伺候人,但5月9日是她们绝对比那些悍妇们更懂得伺候男人。

就像是正坐在我身边的艾丽娅夫人的侍女琼,她拥有着甜美的脸蛋,笑起来有一点淡淡的羞涩,她的身材也非常高挑,白纱裙下的胸显得十分挺拔,她跪坐在猩红色大绒地毯上,为我脱下脚上的皮靴,不轻不重地按摩着我的脚和小腿,让我明知道这并不是我的温柔乡,却是很难硬下心肠一脚将她踢开。

吟唱着简短的魔咒,手指尖在胸.前飞快的画出一副简洁的水系魔纹法阵,只有掌握了其中最微妙的节奏感,才能够不用在‘时间停滞’魔法的状态下,成功地把它施展出来。

‘水疗术!’

是的,仅仅是一个简单至极的水疗术,就要求魔法师不仅要熟悉魔咒和魔纹法阵,还要掌握好施法的节奏,否则,很难再正常状态下一次就施展成功,对其他魔法师而言,这么做是有着失败几率的。

一束清冽的水元素在‘沙沙沙’的轻响之中,从顶灌注到身体里,那种带有治疗魔法力的水元素冲进我的身体,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

我垂下眼睛不去看艾丽娅夫人,没想到几句暗示性的话语,就让我想到了这么多。

……

“上次我讲到了科林战死在安琪拉多位面之前的故事,我仿佛就是生活在阳光下最幸福的女人,我拥有锦衣玉食的生活和可以填满我整个内心的男人,除此之外,我还拥有一位无论我做了什么错事都能原谅我的哥哥,一位可以开解我内心无数苦闷的教父。我曾经自以为即使没有在觉醒仪式上成为魔法师,我依然是上天眷顾的宠儿。”艾丽娅夫人脸色有些酡红,声音很轻,就像是在自言自语的呢喃。

她接着说:“可是你可能不会知道,就在科林死后的第二年,就开始有人向巴宾顿家族的长老会提议,家族在帝都庞大的符文金属板生意不能完全落进一位寡.妇的手里。”

就像是有人倾听她的这些事,让后让压在她胸口的那座无形的山变得轻松一些。

她讲述道:“我在帝都所有有的权利被巴宾顿家族的管理者们层层盘剥,生活处境变得越来越差,我开始每天都变得惶恐不安,担心有一天会被他们赶出这座庄园,变得一无所有。我曾做过无数个相同的梦,梦见自己一个人狼狈地走在马扎罗上的进山大道上,两旁那些英雄们的雕像像是数不尽的路灯,我想独自走到空港,可是那段路却好像没有尽头。”

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那一定是非常恐怖的梦,就连回忆起来居然也会让她如此的难受,我聚精会神的聆听,想知道当时的艾丽娅夫人到底是怎么经历这段黑暗历程的。

她说:“后来,我又梦到在马扎罗山山脚下的空港里看到向埃尔城飞去的飞艇,却发现身上连一个铜板都没有,我苦苦哀求空港的管理者,请他们借给我一张船票,只要飞艇抵达埃尔城,我就会让哥哥将钱加倍还给他,可是他却是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就那样看着,一句话也不说,我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满脸的泪水。”

原来艾丽娅夫人和齐默尔曼伯爵关系这么的亲密,原来齐默尔曼伯爵被艾丽娅夫人视为最最后的依靠。

她捂着胸口说:“每天都陷落在惶恐不安之中,那些日子我开始变得敏.感而神经质,我怀疑身边的每个人。”

每次提到埃德加,她就会变得咬牙切齿:“就在那个时候,科林最信任的朋友埃德加背叛了我,他投靠了巴宾顿家族的信任继承者,年轻的新贵比利.巴宾顿,将帝都里生意的所有境况都偷偷地告知给比利,在比利暗示与帮助下,埃德加开始一点点盗用商行的资产,让巴宾顿家族在帝都的商行经营情况开始走下坡路,每个季度,我都会亲自赶到圣卡洛斯城,受巴宾顿家族长老会的问责。”

我暗叹一声:豪门家族权利与钱事上的纠纷,才是最可怕的争斗。

她继续说:“我一直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后来,当我发现是埃德加力争上游侯爵在背后捣鬼的时候,巴宾顿家族的帝都商行里已经被蛀得千疮百孔,当时将我驱离巴宾顿家族的那张羊皮纸卷轴已经在驶向帝都的飞艇上,我别无选择,哥哥远在埃尔城的齐默尔曼庄园里远水解不了近渴,更何况他只是小小的伯爵,爵低言轻,根本不可能帮得了我。”

艾丽娅夫人纠结地看我一眼,喝了一口金苹果酒,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这才鼓足勇气说:“所以我找到了当时恰巧返回帝都述职的一位大人物,我的教父赖安.布斯曼,请他出面来解决这件事。当时他从华沙位面返回帝都,觐见查尔斯大帝。”

“是他啊!”原来艾丽娅夫人背后站着的大人物,竟然是布斯曼家族的大公爵赖安.布斯曼,于是我问:“既然是赖安公爵,那这事情解决起来一定很轻松喽?”

可没想到艾丽娅夫人居然露出了苦笑:“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我宁愿他那天没有出现,我被狼狈的赶出帝都也好,比利.巴宾顿只不过是想要科林留在帝都的遗产,只是想把我赶出帝都,至少我还可以回到北方的家。可是我的教父,那位公爵大人却是想要把我连肉带骨头一起榨干。”

她咬着嘴唇,迫使自己讲出这一句话:“纵然是他出面调停,保住了我在巴宾顿家族的地位,但是我也献出了我自己。”

我忍不住问道:“可是,他不是你的教父吗?”

“那又能怎样?能代表什么?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公平的交易,他帮我保留住帝都里奢华的生活,让我继续过着体面的生活,可以在上层的舞会里流连,他只是忽然觉得漫长的人生中,什么事情都尝试过了,想品尝一下教女的味道而已,在他看来,即使没有这些事,我也应该主动献身的。”艾丽娅撩了撩鬓角的几根散乱发丝说。

我有些悍然,没想到这种情况倒是在哪个世界都会发生啊!

她紧紧盯着我的眼睛,神情异常敏.感地问:“是不是从心底里瞧不起我这样的女人?”

见我没有回答,脸色再次变得惨白,苦笑了几声,眼中露出那种孤寂与凄凉之色,“呵呵,我说过的,当我谈起自己的人生经历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我是一位坏女人,不再会对我有任何的好感。可这才是最真实的我,一个藏在最体面外表之下的肮脏的自己。”

我继续寻找着答案,就问她:“可是后来呢,为什么埃德加会那么肆无忌惮的闯进庄园,他对你做出那样的事,给你挖了一个那么大的坑,难道不担心赖安公爵的报复吗?”

艾丽娅夫人说:“埃德加当然不敢在他面前胡来,可是从那次以后,我的那位好教父就返回华沙位面,那边的时局非常不稳定,可是那里确是布斯曼家族未来百年内最大的资源储备地,他需要亲自留在华沙位面坐镇,我重新回到被遗忘角落里。”

“那段时间,就算是赖安坐镇在华沙位面,他也会派遣亲随到我身边,我就成为了他诸多金丝雀里其中的一只,比利.巴宾顿不敢对我胡来,何况埃德加只是比利的一条狗,更不会随便乱吠。”

“开始的时候,我还试图参加上层舞会寻找拥有正义感的强大庇护,总是处处碰壁,即使是我一直小心翼翼的,但是事情总归是传到了赖安的耳中,赖安听说我在试图脱离的控制,将庄园里原本属于我的那些侍从们全部换个干净,并威胁我说,如果我不顺从他,他就要将我哥哥带到战场上,他是一位那么正直的骑士,对赖安更是盲目的信服,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在沙场上为他战斗到死的。”

我又问:“所以你选择了屈服,或者是因为你的叛逆,成为帝都最有名气的交际花?”

她的眼神渐渐发冷,看起来也不再愿意多聊,就说:“接下来的事,难道说不是很好解释了吗?”

我又问:“后来,埃德加又是为什么敢对你胡来的?”

“位面战争!”艾丽娅夫人说:“华沙位面的局势是诸多位面中最差的,那些日子里,帝都都流传着华沙位面恶鬼军团已经冲破了肯帕托河防线,那道防线是布斯曼家族设置在华沙位面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突破了这道防线,摆在恶鬼军团前面的是一马平川的大片平原。但时候,在没有什么能够挡得住恶鬼军团的大军。”

我恍然:“这时候的埃德加才会给你设了一个陷阱,正赶上巴宾顿家的安琪拉多位面也陷与苦战之中,所以你对于这个商业陷阱没有任何防范能力,还签订了一张魔法契约?”

艾丽娅夫人转头望向窗外,嘴里只说了一个字:“是。”

我有些不解:“可是华沙位面战争胜利的消提高核电在电力供应中的比重息,几天前就传到帝都来了,他们为什么还显得那么肆无忌惮的逼你就范?”

艾丽娅夫人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还有追根究底想问个明白,但还是对我说:“因为我们之间有着魔法契约,只要签订了就不能悔改。就算安琪拉多位面的大半领土不陷落在渊狱黑暗势力手中,比利.巴宾顿也有能力让我无法获得足够的秘银,就是为了让我履行不了魔法契约,违背契约的人,惩罚往往都会很重。”

我又问:“你这个契约惩罚条款是什么?”

也许是我知道的太多,她就不再有任何隐瞒,说道:“不仅要赔偿全部的货款,无法履行契约的人,还会沦为奴隶。”

我瞪圆了眼睛,大声责问:“这么苛刻的契约你怎么敢签?”

她眼露无奈地说:“总会有些想要守护的人,我只希望他们能够好好地生活下去。”

我叹了一口气:“好吧。”

她此时仿佛已经从回忆里解脱出来,脸上恢复了平静,对我说:“他们以为赖安会被战事绊羁住,短时间之内无法从华沙位面脱身,所以想要逼我就范,没想到我竟然还能找出的秘银符文板的替代品,这样束缚我的那份魔法契约也就没有了什么作用。”

我制止她继续揭晓答案:“让我猜猜,埃德加像是一条丧家之犬的到处乱窜,想要将这批符文板卖出去,是想履行合同。至于他为什么无法履行合同,仅有几个顾客一路逛过。 华兴购物街以经营服装、鞋类、饰品和工艺品为主难道是赖安已经从华沙位面返回帝都了?”

艾丽娅夫人对我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死灰色。

我伸出手,一下子按在她那只握在酒杯的手上,对她宽慰说:“其实这个世界一直都这样,从来没有改变过,只是每个人看这个世界的角度不一样,也许你应该从原地迈出一步,只是一步就会让你看到与众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虽然还是掌控在少数权利者的手中,但即使生活在最底层的奴隶,也会在片刻休息的时光里,懂得享受一下生活。”

她的眼睛变得有些温湿,有些茫然的问我:“你真的不会看不起我?”

我当然不会对她说:这种事上辈子我见得多了。

拉着她的手,我对她认真的说:“别人怎么样的眼光都无所谓,如果连你自己都看不起你自己,那么你以后的人生就不会有什么乐趣了,其实说起来,出身于平民家庭的我,看多了更贫苦的人的生活,你只是没有好好的想过,怎么找回自己的生活。”

脑溢血治疗偏瘫的偏方
老君炉藤黄健骨丸治风湿吗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血栓是怎么形成的原因
轻度脑梗塞治疗多久
友情链接
沈阳女性网